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正文

【日韩欧美精品人妻三区色欲】监狱里程晓飞变得六亲不认

2023-05-29 22:37:43 综合

不一样的不样另类人生1-19章(监狱、女同、人生商场)

内容简介:「本文讲述的不样日韩欧美精品人妻三区色欲是主角箫静在一次意外中帮助好友程晓飞顶罪,随后在监狱中经受各种」洗礼「。人生几个月后随着程家的不样倒台,因遭陷害,人生程晓飞和她的不样母亲李丽被投送到箫静所在监狱服刑。监狱里程晓飞变得六亲不认,人生多次伤害李丽,不样当李丽万念俱灰时,人生箫静帮她走出了阴影。不样长时间的人生监狱生活致使这两个人在取向上发生变化,最终突破传统的不样束缚。不久后两人翻案出狱,人生李丽的不样箫静两个人从经营一家小店开始经营,经过商场的尔虞我诈,贵人的出手相助。最终,铸造了自己商业帝国」本文前几章主要描写主角在监狱中的生活,在后面登场人物会越来越多,剧情也将越来越丰富,也请大家多多批评指正,提出宝贵的意见。文章已经写了大约30万字初稿,希望大大们能够及时斧正,提出宝贵的意见,让这篇文章有始有终。第一章飞来横祸我叫萧静,出生在辽宁Y市的一个工薪家庭,母亲是纺织厂的纺织工,父亲是一名铁路工人。父母结婚后一直没能生产,直到母亲35岁那年才有了我,因为家庭观念,3年后又给我生了个弟弟。父母的工资不算低,尤其是父亲,每个月的收入在当时算是非常可观,虽然不算特别的富裕但绝对算是小康生活了在我初中升高中那年,父亲在一次意外中不幸去世,这对于我们家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剩下母亲一人照顾我和年仅3岁的弟弟。随着父亲这颗「大树」的枯萎,家庭条件也随之每况日下。而我跟弟弟年龄却在不断增长,学费、生活费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母亲每天加班加点。但,还是难以维持家计。虽然是初中,但学生们之间还是有攀比,这种攀比使我本来非常腼腆性格又多了些自卑,养成了总是低着头小声说话习惯。不过幸运的是我的学习成绩还算不错,每次在班里的考试成绩都名列前茅,不仅受到了同学们的日韩欧美精品人妻三区色欲羡慕、老师青睐,更让母亲省了不少心。在中考的时更是发挥超常,考进了全市重点高中的分数线。在Y市进了重点高中就意味着半只脚踏进了名校的大门。但,就算公费录取,学费对我家来说也已经算是天文数字。现实不得不让我冷静下来,从新选择真正适合我的学校。近些年来,Y市对教育工作抓的很紧,一些升学率较低的学校为了响应政策、打品牌,专门设立宏志班等特殊班级,免费录取一些家庭条件不好但是学习成绩优异的学生,即达到了升学率的保证又解决了这些学生们的费用问题。就目前的条件来看,这样的学校才是我现在应该考虑的。母亲拿到我的成绩单非常高兴,但说到学费,母亲的神态变得有些黯淡,虽然只是一瞬间,却被我捕捉到。这也使我下定决心,放弃重点高中,报名成绩较差的第四中学。我对母亲说:「妈,我不想去一中了,哪里高手云云,老师并不会重视我,我看4中学不错学杂费全免,住校还不用每天回家,我肯定是学校重点培养的对象」。母亲反驳说:「这可不行,你要知道学习环境也很重要,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对你的学习是起决定性因素的,而全班都是后进生捣蛋鬼,近墨者黑,你会被他们带坏的,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学费的问题你不就别操心了」我看母亲不同意,也急了。说:「妈从小到大都是我听您的这次您就听我一次,宏志班里面的学生都是好学生,老师也都是特级教师。而且,在一中承受的压力要比四中大得多。最关键的是,弟弟过几天也要缴学费,他的开销更大,您交了我的学费怎么给弟弟交学费?所以,您就听我这一次吧」。母亲看我态度坚决,也便妥协,毕竟凑齐两个人的学杂费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些年下来家里已经有了不少外债,基本上总有吹债的登门。说:「好吧,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相信你能选择一条正确的路」。之后我将第一志愿填写为Y市第四中学,不久后就收到了录取通知书,为此学校教务处主任还亲来了一次家访,当场给了我5千元的助学金。并承诺,以后的学杂费生活费全免外还会每学期提供助学金。校领导走后我将钱拿给母亲,让母亲给弟弟买些文具,衣服什么的,母亲先是不要,后再我强烈的态度下还是勉强的收了下来。开学的日子到了,学校专门派了车接我去学校,我简单的收拾下行李,跟母亲道别后便上了车。第四中学是寄宿制学校,加上高中的学习压力非常大,所以,我除了每个月回家一次外,其余时间打电话问安。一转眼3年过去了,我的学习成绩依然在校名列前茅,在全市统考模拟也非常优异,这三年之间每年5千元的助学金,很大程度上的改善了家里的生活条件家里面的外债基本还清了。高考结束,我已679分的成绩跨进了全国重点线,而班中其他学生也都取得了相当优异的成绩,一定程度上颠覆了好学校才能出好学生的理论。在报志愿上,经过再三思量后我报了C师范大学的国语国文专业,不久后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我如愿以偿的被录取。我们的优异成绩为学校争光的同时,更为学校打出了广告,迎来了更多的生源。学校特意为我们开了庆功会,并当场每人奖励我们2万元的奖学金,希望我们日后再接再厉,有朝一日能够为本校建立名人墙,并成为名人墙上面的一员。接下来的3个月是我人生中最轻松的三个月,这几年上学的助学金加上这次的2万元奖学金,使得家中已经有一定积蓄,上大学的学费已经不成问题了,而弟弟的学习成绩也非常优异,考上了市一中,家里面的条件算是迎来了第二个春天。在暑假这段时间我每天不是宅在家中当宅女就是跟同学出去压马路逛商场,可我的腼腆的性格却一直未变,就连问个价格都非常小声,有时候弄的同学跟售货员非常尴尬。很快开学的日子要到了。由于C市师范位于距离我们市有2300多公里,坐火车要十几个小时才能到,所以,只能每学期回一次家。这也是我第一次离家远行,走得那天母亲将我送到火车站,一路上念念不舍的嘱咐我这个那个生怕我有什么闪失,最后在我强烈的要求下,才没让她进站送我。我拿着行李上了车,在自己的座位下做好,随着列车的离站,我看着逐渐远去的故乡,涌出一股莫名的伤感。但想到要迎来未知的生活、未知的城市、自己的未来这些伤感便很快被冲淡。列车迟骋了十几个小时来到了C市,我出站后叫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C市师范大学。到了学校我在学哥学姐的引导下,签到、交学费后来到了自己的寝室,简单的整理后,便跟着同寝室的同学一起去了教室。大学的教室与初中的教室完全不一样,都是阶梯教室,而整个教室的配套也非常齐全,电脑,幻灯机一应俱全。相比之下在这样的学习环境里学习就是一种享受。此时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都在你一嘴我一句的闲聊着,陌生的同学,陌生的环境,让他们显得忧外兴奋我则不喜欢凑热闹,找了一个空位置做了下了,拿出自己的新买的手机摆弄起来。突然,一个穿着运动服浓眉大眼的女生走过来请问「这有人么」我回答「没有人」那个女生随即坐了下来伸出手说:「我叫程晓飞,也是汉语言文学的新生请多关照」。我伸出手说「我叫萧静,请多关照」。因为我说话的声音非常小又低着头,程晓飞歪着头伸到我的眼前说:你叫啥,我没听清楚?我说:「萧静」,程晓飞说:「哎呀长得这么漂亮,真是苗条淑女」。我听她说这话脸一下就红了,程晓飞看着我说,哟还这么腼腆,我冲她笑笑之后又低头看手机了。在闲聊中才知道她跟我是同一个寝室的,只不过因为我当时走得急没有碰到之后的日子中我们无话不谈,成了闺蜜。我跟她有很大的性格差异,我非常腼腆她则大大咧咧,由于优异的家庭条件使她衣食无忧,出手阔绰。而我虽然高中阶段助学金、奖学金为家中留了一些积蓄,但是,母亲的身体每况愈下,只能做点简单的工作,收入越来越微薄,而家中弟弟也在上学,家庭的条件整体来说还是很不好的。为了不找家里要钱,我每天利用课余时间去打工,而每天去食堂也只是吃一些便宜的饭菜,衣服什么的能不换就不换,日子算是非常清苦。我跟程晓飞关系虽然亲密,但我们过着自己的生活,从不相交,可是有一天,命运对我们开了个玩笑。程晓飞的性格非常开朗,加上天生丽质,家又在本市,致使人脉圈非常广,男朋友也非长的多,不差钱又使她经常出入酒吧,KTV等一些高档消费场所时常跟一些三教九流的人混在一起。今天是程晓飞的生日,她要KTV搞一个生日PATY,而我自然也应邀参加。我喜欢安静,不喜欢那样吵吵嚷嚷的场合,可是迫于面子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下午下完课回到寝室将书本放下简单的收拾下,便跟着程晓飞一起下楼,来到校园门口,这时候他的新任男友正在一辆本田车前等着程晓飞。见到我们过来非常热情迎了上来,说:「小飞,你同学真是一个比一个漂亮啊」。伸出手跟我说:「你好,我叫李强是小飞的男朋友」。我跟她握握手说:「你好,我叫萧静」。之后他将我们迎上了车,车上程晓飞跟她李强激情的聊着,完全不避讳这儿还有一个陌生人。不时李强还扭过头问我一些问题,打个哈哈。「小静你家是哪儿的,家里几人啊」,我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不一会儿,目的地到了,我们一起进了一家门面装修很大气的KTV,由于现在不是黄金时间,所以KTV里不但没有想象中的嘈杂,反而显得有些优雅。我们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进了一间很大的包房,打开门只见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有男有女,还有很多同学,桌子上散乱着各式各样的干果和瓶瓶罐罐的酒水。还有两个男生正拿着麦克风动情的对着屏幕嘶吼,我们进屋大家看到了今天的主角,纷纷上来寒暄,而我则自己走到了同学那里跟她们闲聊起来。不一会儿快递员送了一个超大号的蛋糕,由于太大所以特意留了一把20公分长的水果刀,大家边吃边聊不过一会儿就都喝了不少酒。在程晓飞的再三劝说下,我硬着头皮喝了一小杯不知名的白酒,这是我第一次喝酒,一口下去感觉嗓子里面着火一样,赶紧把程晓飞的饮料抢过来,勐灌了一顿,我一边不停地咳嗽一边用手扇着嘴说这是啥啊这么辣,程晓飞没有回答只是从旁边哈哈大笑没过多久我便感觉头晕目眩,加上几个「歌手」不停地对着麦克风嘶叫,一股强烈的吐意席卷而来,我捂着嘴跑出包间,找到卫生间,吐了起来。吐完之后感觉清醒很多但是脑袋还是沉沉的,因为时间还早,KTV还没有迎来营业高峰,整体还是比较安静,我坐到门口的沙发上,原本想闭上眼睛缓一缓,却不想竟然一觉睡过去了,等我再睁开眼睛,周围已经非常喧嚣,我迷迷煳煳看看表,天呀9点了,得赶紧回寝室了,要不晚上就要露宿街头了~!我连忙回房间去找程晓飞,我走到门前,里面的嘈杂声已经没了,我想大约是都回去了。我推开门,迎面的一幕把我惊呆了。只见程晓飞手里拿着那把用来切蛋糕的水果刀蹲在墙角不停的哆嗦,而地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男的,不难看出,这个男的正是他那倒霉的新男友李强,这样的场面把我吓得不轻,一时间愣在那里手足无措,这在这时候程晓飞疯了一样向我跑来将那把水果刀强赛给我,之后跑出门外,大喊,救命啊~!杀人了~!还在震惊中的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我当时只以为程晓飞被吓坏了,随即追了出去,想安慰下她,可我刚出门,就被一群服务员摁倒在地,我这才意识到,完了这是把我当行凶者了,我一边挣脱一边批命的喊,「不是我你们误会了抓错人了」可那些人完全不理会。这时候歌厅的老板也赶到了,随即进了那个包间,出来之后面色凝重的说,快赶紧报警,叫救护车几个服务员用皮带将我双手反绑押到沙发边让我蹲下。而程晓飞则露出了一脸无辜的表情,旁边不停地有人在安慰她,我则直勾勾的盯着她,而她却一直不敢向我这边看。过了大约10分钟救护车先赶到了,几个医生抬着担架进了包房,之后马上将那个受伤的男子抬了出来,躺在担架上的男子并没有盖着白布,而是戴上了氧气罩,我看到这一幕大喜,至少证明他现在还没有死,要是真死了那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死无对证了。再看程晓飞已经面如死灰,之前无辜的样子也顿时不见了。又过了大约5分钟警察到场了,先勘察了下现场,之后又找来了KTV的老板,老板指了指程晓飞说他是目击者,我大喊,「不是她才是凶手」
~!这时候一个服务员狠狠的把我的头恩下去说「你老实点」,警察走到程晓飞面前简单的说了两句,程晓飞又对着警察的耳朵小声的嘀咕了点什么,警察在那一瞬间脸色略变之后马上恢复,这一切并没有逃脱我的眼睛,之后那名警察走到我身边说,请跟我们走一趟,有些事儿我们需要了解一下。之后我被扶起来,警察说:「给她解开吧」,那个服务员不情愿的将我松绑,就怕我跑了,影响他的英雄救美事迹。我手足无措对警察说:「真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那名警察只是微微的点头示意明白,之后我便跟程晓飞一起上了警车。车上我只是默默低头的坐着,生怕看到程晓飞那张让我厌恶的脸。到了派出所,那个民警把我们带到了休息室之后我们各倒了一杯水。说:「吓坏了吧,先喝点水压压惊」「不管你们谁干的,有一点这个人现在还没有死,只要人没有死,事情就会有缓,就算判刑也会酌情从轻考虑的」今天太晚了,你们就在值班室休息吧,明天再录口供,顺便通知你们的学校父母「说完便将门带上离开了。是带上不是锁上,我很奇怪,我们其中一个人必然是行凶者,而警察居然不怕我们逃跑,再者,KTV行凶致人重伤也不算是小案子了吧,本应该马上召集人手连夜审问的,本是一件立功的事儿,可这位小领导模样的人却有些怕这事儿张扬出去的样子,让人琢磨不明白。民警走后屋里面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程晓飞先说话,「对不起,我知道我害了你,但是我没办法,李强对我动手动脚,我一生气想拿刀吓唬他一下,想不到他居然以为我是闹着玩,没有闪躲,我一时收手不住就把他刺中了,而刚才我真是吓坏了才说是你干的」听完这话我觉得又可气又好笑,这样污蔑都算无意识的什么还能算是故意的呢。我也没有搭理她,因为我知道只要那个人没有死必然水落石出。一会儿,电话响了,看看号码是母亲打来的,我想这么快就通知到家里?我接过电话,只听母亲屋里的说,「小静啊,你赶紧回来一趟吧,我问怎么了,你弟弟出了点事儿」,我马上紧张起来的问「怎么了」?母亲说:「前阵子你弟总说他脑袋疼,以为是学习压力大累的,谁知道今天上午上着课就突然晕过去了,老师马上给他送到医院,经过检查,之后」母亲说到这儿哽咽了,我忙问之后呢?,母亲说,「说是脑袋里长了个东西,不过医生说发现的早,如果及时切除应该可以保住命的」,听到这样的消息如同五雷轰顶,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祸不单行随后我说:「那赶紧去治啊」,母亲说,「医生说这个治疗手术加上日后的保养大约要几十万」,几十万~!这样的数字对于我们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就算变卖所有家产也不够啊。「医生又说,咱们这里的医疗条件有限,做完这样的手术很可能留下后遗症,以后难免会出现腿脚不灵活等不可逆的后遗症,要想做的万无一失还需要去省城大医院。也就是说,弟弟很有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没有自主生活能力,甚至以后也不会有自主的生活能力了。跟母亲聊了几句之后我便挂断了电话,电话里我并没有说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因为我不想给已经承担巨大压力母亲在雪上加霜,只希望明天一早能够水落石出,尽早结束这场官司这时候,那个警官又回来了说:「那个男的抢救过来了,就差1公分就伤到肾脏了,到时候真是老天爷来了都没用了,好了这算是个好消息,安心休息吧」警官带来的消息对我来说真是喜讯,而对程晓飞来说就是死讯了。可奇怪的是她脸上并没有感觉的紧张,她座到我的身边对我说:「小静我知道这次我是逃不了了,我自己做的应该由我来承担,但是,我还是恳求你,能够帮我度过这个坎。我疑惑的看着她,先别急等听我说完之后你在做决定,之后程晓飞跟我讲了下他们家的背景,家里人都是省领导,而程晓飞可谓「苗红根正」,算是一个地道的「官二代「但官场如战场,往往有时候爬得越高摔得越狠,无数双眼睛盯着你的一举一动,若稍有不慎就可能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程晓飞又说,由于我父亲在选举和博弈中略胜徐家一筹,做到了省委XX的位置,而徐家没有善罢甘休,不停地找我家的茬,但又没足够的证据,所以关系一直很紧张,这次我桶了这么大篓子,徐家肯定会大做文章,若我父亲袒护我那就等于给徐家创造机会,若不袒护我,徐家同样会用各种方法逼我父亲就范,毫不客气的说,她们可能将我的罪名抄到死刑或者死缓,到时候肯定会殊死一搏,一全家的牺牲换我一人的生命我听程晓飞讲完之后问「这事儿我怎么帮你」?程晓飞说:「先别急,刚才你不是打电话说你弟弟生病需要大量的钱么」?
我说:「没错,大约需要几十万」。程晓飞说:「这事儿我能解决,别说几十万,几百万都没问题。我在她的话里面听出了点什么,程晓飞继续说,「你和你的妈妈肯定不希望你弟弟出事儿,我们会找最好的专家给你弟弟看病,之后医药费以及生活费我们全包,在给你一笔补偿款,前提就是拿你的自由来换」。我终于听明白了,原来他想让我顶罪,我被气笑了,当场便拒绝,程晓飞有点失落但她继续说「没关系你可以考虑考虑,明早之前给我答案就好了」。这一宿我想了很多,她开出的条件确实很公平也很诱人,牺牲我一个挽救了弟弟生命,减轻了母亲的压力,而好的医疗条件更加大了手术的成功率,重铸弟弟一个好的未来,加上一大笔补偿,母亲和弟弟应该是衣食无忧了。而即使我以后大学毕业了,想找到高年薪的工作想必也不是很容易,到时候弟弟母亲都要我开照顾,说不定会恶性循环,而两种结局相比,如果牺牲一个人却改变的大局确实上上策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把程晓飞叫起来说「如果我答应了那么医院那边你怎么办」?程晓飞兴奋的跳起来说,「医院那边我有办法,之后小心的问我,」你真的答应了「,我点点头,好我马上给我爸妈电话,让他们来处理,她简单的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过了大约1小时,电话响了说医院那边已经办妥了,程晓飞松了一口回头跟我说好了,」都办完了,这回你可不能反悔了「,」

最近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