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正文

【久久少妇高潮视频】推入时非常有饱足感

2023-05-30 00:26:49 综合

与导游阿姨的导游真实经验37

前文:viewthread.php?tid=9109563&page=1#pid95321225

     (7月7日炙烈推出)

           与导游阿姨的真实经验37

  妮可淫水已经流了满穴,大强毫不费力的阿姨便一滑而入,他的实经久久少妇高潮视频屌虽然偏短却很
粗壮,推入时非常有饱足感,导游妮可在帮他打手枪时其实已经准备好今晚要让他入
了,阿姨她想尝尝这种粗屌的实经滋味,果然插入时让她兴奋无比。导游阿志的阿姨屌虽然巨大,
但也比不上大强的实经粗,即使大强的导游屌短了一点,但那种把小穴整个撑满到裂开的阿姨
感觉,妮可是实经第一次尝到。

  大强捅入后奋不顾身往前冲刺,导游每一下都是阿姨狠鞭狠打,完全不给妮可喘息的实经
机会,这也刚好正中妮可胃口,她喜欢这种野蛮的冲刺感,能完全享受到肉体产
生的原始快感。

  但也许是太兴奋了,即使刚刚大强已经自己打了一枪,仍在短短不到一分钟
就缴械了。因为来得太快,妮可反应不急,还沈浸在撞击的快感里,突然之间身
体涌入一股热流,然后就是大强「啊、啊、啊」连续叁下厚重的喉咙叫声。

  妮可这才发现,她已被大强内射了。但她已没有多余力气阻止,一来是蒸汽
室里让人汗流浃背,妮可兴奋到有点虚脱,再来是理智上妮可虽然想拒绝内射,
但真的被内射时那种温暖的快感,又是一种高潮,此时妮可正享受着。

  「干,太爽了是不是,有点快欧」,小马在旁边不无嘲讽之意。

  「靠,超爽,干,这身材超爽」,大强还没回过神来,仍飘飘似仙。久久少妇高潮视频

  「先出去好不好,我快窒息了」,妮可虚弱地说着。

  叁人一起走出蒸汽室,一股清凉的空气袭来,像是纯氧,叁人深唿吸一口,
立刻显得神清气爽。小马和大强已把泳裤拉上,但妮可此时却是全裸地跪坐在地
上,双手抱胸,模样极为诱人,幸好周遭没什么人,衹 到隔壁大学生们的笑闹
声。大强赶紧再进去将妮可的泳衣拿出来。妮可虽然没有高潮,但已在心里暗自
决定,要找大强再来一次。那跟粗屌,已深深留在妮可小穴的记忆中。

  原来在我离开后还有这一段,但我隐隐觉得,妮可似乎保留了什么. 身为男
人的直觉,怎么可能大强都已经插入,小马却没有要求也来一炮呢?即使小马已
经口爆,但那种气氛要再来一次也不无可能。

  唯一的解释是从大强插入到射出短短不到一分钟,大概小马还没有「恢復」

  吧。但之后也有机会啊,那晚人那么少,在池里直接开干也无不可。但我没
有追问妮可,有时多些保留反而让人心怀醋意,更是刺激。

  当晚我在椅子上抱着妮可,妮可面对着我跨坐着,一根硬屌直插在妮可穴中,
以致于她的交代都是断断续续的,混杂着「噢、噢、噢、啊、啊、啊、啊」的压
抑叫床声。

  因为是在宿捨,已经晚上快十二点了,很容易被隔壁寝室的 见,妮可也衹
好拼命压抑住身体的反应,再加上我时而亲吻着她,时而更深吻她好几分钟,也
许因为如此,她在持久的快感中又感到一种巨大无比的幸福。从她小穴的反应看
来,她已经高潮并且洩了好几次了,整个人又绵又软。这是我没见过的妮可,十
足的小女人,像猫一样,与之前我对她的印象完全不同。

  她小声的、断断续续的、一边享受也一边补充着我当时的推论。我的屌从没
这么硬过,像一根顶天的石柱,持续充血,让妮可坐在上面,身体就这么交缠着,
享受两人融为一体的感觉.

   到她说让大强插入的那一段,特别是她讲大强的屌有多粗,让她的小穴有
种被撑爆的感觉,此时她的小穴似乎又回到了当下的迷情,急速收缩了起来,我
也在那时兴奋到极点,紧抱妮可,屁眼一缩,让醋意与快意通通喷射出来。

  妮可没有起来,我也继续把屌放在妮可的穴里. 软掉的屌与小穴摩擦抚弄又
是另一种感觉,加上丰沛的爱液,有种浓浓的滑嫩与滋润感。妮可把双手搭在我
胸前,不断一口又一口对着我的身体深深吸嗅着,我问她在干嘛,她笑着摇头,
没说话。

  我从蒸汽室离开之后,就收拾东西先回来了,在淋浴间我便传了一个笑脸给
妮可。今晚的感觉很是特别,不是简单的情绪可以归纳、形容。没有不安,却绝
对刺激。我的心跳像是跑了叁千公尺,一路上稍微平復了一点,在路边买了杯手
摇饮料,想着妮可接下来的行动,一个人胡思乱想竟与身临其境同样真实。

  「喂,那妳在想什么阿?妳以为我们还会干嘛?」,妮可促狭地问,风情万
种.

  「我阿哉,搞不好去吃宵夜玩露出阿,或者停在小山腰路边,直接打野炮」,
我乱讲一通,但的确在喝饮料时有这么想过.

  「白痴」,妮可好像有点生气。我搞不懂状况赶紧陪不是。

  「妳看看现在几点?」,妮可问。

  「快十二点啦」,我莫名其妙。

  「那,妳是几点开始干我的啊?」,妮可讲话每次都很露骨。

  「呃,我没仔细看耶,好像是十一点多吧」,我说.

  然后我突然反应过来,对阿,我离开SPA馆是八点半,妮可十点半左右来
到这里. 从SPA馆回来大概半小时,要吃宵夜好像太赶,但也不是不可能阿,
假设九点离开,还有足足一小时的时间阿。

  「白痴. 我根本没去吃宵夜好不好!我们九点准备离开,到浴室我就看了手
机,就看到了妳的笑脸,我随便编了理由说下次再玩,就回来了」,妮可回。

  「那妳顶多九点半就到了,妳还去哪里啊?」,我是真的不清楚。

  「妳这里怎么洗澡啦,我当然先回去一趟,洗了个澡之后才来啊」,妮可狠
狠地白了我一眼。

  「妳没发现我换衣服了吗?」,妮可质问。

  经她这么一说,我感到无比愧疚,急于弥补. 对啊,她真的换了一套衣服,
但男生对这种事情不太敏感,特别是今晚脑子胡思乱想,根本没注意到。

  另外几个小细节是,妮可被大强内射,虽然在淋浴间应该就有简单沖洗,但
她仍然先回去完整梳洗一次,整个人焕然一新的再过来我这里,这是女人的体贴
吧。然而妮可说他们九点离开,也就是大强射出后到他们离开整整还有半小时,
这段时间怎么是空白的?这也是我觉得妮可没有完全坦白的原因。但我也不准备
追根究柢。

  「对不起啦,我头脑简单,真的是白痴」,我赔罪。

  「头脑简单也就算了,四肢有很发达吗?我是肉食女欧,妳最好给我练得更
壮一点,不然哪天我真的跟人家跑了」,妮可呛道。

  「今天两个猛男陪妳还不够欧」,我有点吃醋了。

  「喂,跟妳闹着玩的啦,吃醋了欧?」,换妮可有点急了。

  我脸色一沉。

  「干嘛这样啦,对不起嘛,不然妳衹要规定,我就退出那家健身房,不再跟
他们出去」,妮可那种刚烈的个性又跑出来了。

  「这么在乎我欧,那我就放心啦,哈」,其实我根本没生气。

  「喂,内射是不小心,下次不会了」,妮可察觉,白了我一眼,又突然严肃
地说.

  「噢,妳不是说屁眼留给我就好吗?这点要说到做到」,我开玩笑地说.

  「喂,妳真的很白痴耶,什么回答啊,人家很认真跟妳说话耶。不然我以后
通通给人家内射好了」,妮可真的生气了。

  「好啦好啦,认真的啦,不跟妳开玩笑了。下次尽量不要,安全考量嘛」,
我说. 其实我 到妮可被内射时,真的超干的。

  「妳们男人最会口是心非了。不过我本来真的没有打算让他射在里面,是真
的来得太快,我发现已经来不及了,而且真的很舒服……」,妮可有点意犹未尽
地说.

  「不过下次不会了,除非真的像今天一样,真的受不了,哈」,妮可表白心
意,但又用开玩笑的说法,掩饰自己其实有机会仍会接受内射的心理。干,这个
骚货。

  接下来一个星期,我们过的超「恩爱」的,呵呵身体还有心理上都是。有次
下午她来找我,摸到一半突然问我,「妳刚用什么姿势搞人家?」我吓了一跳,
我真的刚从导游阿姨那里回来(上次帮老妈拿衣服回去不合,这次又拿去改),
而且「顺便」干完导游阿姨。「妳身上都是那个阿姨的香味妳没发现吗?下次再
让我闻到,妳就知道死」。

  说完妮可突然兽性大发,开始脱去我的衣物,「妳最好给我硬起来,干别的
女人我不管,我要的时候妳软掉我就把妳切断」,妮可恶狠狠地说着。幸好我看
她这样的反应,又 见这样的话,不知怎么搞的,一股血流瞬间涌向肉棒。太火
辣了这女人。

  当天下午她还是被我干的死去活来,好像故意要让我丢脸一样,在宿捨里她
竟然放开音量叫床,叫得整个楼层大概都 到了,但这是让我有面子还是丢脸阿?

  我想有几个寝室的都同时在打手枪,哈。

  从垦丁回来后,一个月大大小小发生了这么多事,感觉既漫长又快速,倒真
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虽然我自己有宿捨,但毕竟不方便,所以后来我几乎都到
妮可外面的租房去睡。她跟任何男人出去都会让我知道,偶尔也会语焉不详,有
没打炮也不清楚,但从没看过她带男人回来,这是我们的默契。

  妮可当时在一家补习班打工,她小时候在国外住过,英语能力很好,一直想
找个与这方面有关的工作。据她自己的说法,她最想当那种狐狸精秘书,每天穿
的美美的,还可以认识各式各样的名流。干,我始终觉得这女人不可能长长久久,
不过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后来我又更深刻地瞭解妮可,发现她真是个奇葩,有
机会再说.

  倒是这阵子都没去萍玉阿姨那里家教,因为准备要全家搬过去,所以小孩子
早办好了学籍、也安排好了生活,已经先行过去安置了,剩萍玉阿姨一人在这里
作最后的料理,与朋友话别叙旧. 萍玉阿姨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少了小孩的牵绊,
「她骚的更大方了」,「害我都被比了下去」,导游阿姨意有所指地说着。

  已经有好一阵子没尝过她的肉体了,异常想唸。也因此比较常跑导游阿姨那
里,平均每个星期都会干她个一次。原本她说要到K城发展,不知为何不了了之。

  自从上次四人同P过后,到现在整整一个月了再没见过萍玉阿姨。

  某天,我突然接到了导游阿姨一通电话。

  「妳和阿志这礼拜五晚上有闲无?玉阿要去大陆了,想办个PARTY,叫
大家一起来玩」,导游阿姨说.

  「什么?这么快欧,都准备好了吗?以后不回来了欧?」,我急着问。

  「可能欧,不过也许会半年过节回来一次,她的厝没卖掉,可能我会搬过去,
顺便给她顾厝。妳问问阿志有没有空?还有啊,妳不是交了个女朋友? 说很水
欧,带来看看」,导游阿姨亏我道。

  妮可当然没问题,阿志 说又可以看到导游阿姨和他的玉姐,喜形于色,盘
算着又会发生什么好事,小雅本来就喜欢多采多姿的生活,一 说有这种机会,
马上说也要参加。于是我带着妮可,阿志带着小雅,准备参加这场聚会。

  倒是导游阿姨有交代,这是半私人聚会,选在一座饭店泳池,会有自助式餐
点料理,还有现场爵士乐演奏,一整个热带风情。萍玉阿姨衹有邀几个好友相聚,
因此不必太正式也不用太拘束,既然有游泳池,男生的穿着自在轻松就好,女生
也可以直接穿比基尼过来,没关系的。

  「我和玉阿会比辣的欧,妳叫两个妹妹不要被我们比下去了欧」,导游阿姨
笑说.

  那有什么问题,我和阿志刚从垦丁回来,再把衣服套回去就好。不过就是一
条泳裤,加上要扣不扣的衬衫。这一个月来,因为勤上健身房,连阿志都有点忌
讳我站在他旁边啦,哈,导游阿姨也满意的很,近来因为较少见到萍玉阿姨,刚
好趁此机会一露,让她大饱眼福。

  星期五晚上,我开车载了阿志、妮可和小雅,一起往饭店出发. 这个饭店座
落在市郊半山腰,一向採取会员制,所以我从来没进去过. 心里非常期待,算是
可以长长见识. 妮可和小雅脚踏高跟楔形凉鞋,下半身穿牛仔热裤,上半身简单
绑着轻便衬衫,因为衬衫薄透,可以看出里头已经穿上了比基尼,但看不清楚款
式。

  我其实有点担心,妮可穿着总是这么火辣,虽然导游阿姨和萍玉阿姨也不是
省油的灯,但毕竟是公开聚会,妮可假如穿得太过火,到时会不会尴尬?但车子
一转入园区,来到游泳池畔,停好车,顺着植满造景椰林风情的小径走去,一眼
就看到萍玉阿姨,她也看到了我们,大步迎了过来。

  那时我便放心了。正如导游阿姨所说,萍玉阿姨真的「骚的更大方了」,妮
可和小雅毕竟是小女生,这种风情大概衹有萍玉阿姨这样的轻熟女,才能驾驭自
如。

  衹见萍玉阿姨将头髮整个挽起来,露出好看的颈子,穿着一身长洋装,整件
黑色的,质料极薄,将身体曲线贴合得玲珑毕现,十足贵妇打扮。脚踩银亮露趾
高跟鞋,下半身裙子的两边开高岔,走路时一闪一闪地从侧边露出整双雪白的大
腿。

  上半身是深V领设计,胸前衹靠两片布料遮掩,绕到颈子后方绑结. 从阿姨
走动的姿态看来,里头应该没穿内衣,因为那两粒F罩杯的奶子晃动的非常自然
(应该说是剧烈),可以轻易看到露出的东西两半球,还有一整片光滑的美背。

  随着萍玉阿姨走近,发现她根本没做任何防护措施,在薄透的布料上,双乳
的激凸更是明显可见。

  「哇,妳们两个哪里交到的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还不赶快介绍一下」,萍玉
阿姨满脸笑容地说. 随着她走近,实在很难不盯着她的胸部,感觉整个大地都在
规律地摇晃,并且捲起一股浓烈的花香。

最近关注

友情链接